晓夏

第二版人民币大黑拾,回收53年10元,第二版人民币大黑拾回收价格

黑老迈横行广州十众年昨受审对指控装蒙昧(图)

浏览量:31

  被告人庾润年,男,39岁,汉族,文化程度初中。2010年6月28日被刑事拘留,2010年8月4日被逮捕。

  被告人庾健坤(绰号鱼仔坤),男,35岁,汉族,文化程度初中。2010年4月23日被刑事拘留,2010年5月22日被逮捕。

  庾润年庾健坤兄弟被控非法持有、故意伤害等7项罪名,涉案共26人将公审5日

  开枪向人群射击、培养打手、报复仇敌、收“保护费”昨日,广州市中院开庭审理了这个横行钟落潭十多年的涉黑组织共计26人。该组织以“黑老大”庾润年、庾健坤为首,其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持有、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开设赌场、窝藏等7项罪名。

  庭上,庾润年、庾健坤兄弟两人处处为自己辩解,还几乎一致地称,“(控罪)我都没有参与,也没有密谋,和我没有关系。”据悉,由于涉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法院派出近百名法警和武警防卫,庭审时间将长达5天。

  据起诉书指控,该案涉案人员大部分是当地人,盘踞在白云区钟落潭镇一带,通过经营赌场、收取保护费等方式维持团伙成员生活。其中,一半以上的团伙成员都是累犯,有的甚至是“三进宫”。

  1995年起,被告人庾润深经常纠合被告人庾健坤、庾志良等人在钟落潭镇等地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在当地逐渐形成影响较大的恶势力团伙。1998年,庾润深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刑罚。

  1999年初起,庾润年借其二哥庾润深的余势,伙同弟弟庾健坤及朱健康等人(另案处理),组织钟落潭镇钟落潭村等地的社会闲散人员,在钟落潭村11队自己的黄皮果园、10队的石榴园等地开设赌场牟取非法利益,并利用由此而形成的经济实力,笼络和利诱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培养发展成为自己的亲信和打手,实施看场、打击竞争对手等活动。

  庾润年等人为进一步壮大组织势力,向钟落潭镇上的部分商贩收取“保护费”。另外,为更好控制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庾润年对于因在违法犯罪过程中受伤、被公安机关抓获或者潜逃的组织成员,给予医药费或潜逃费用等经济补偿。为保证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顺利进行,该组织还配置了猎枪、刀具、铁管等管制器械作为作案工具。

  以“黑老大”庾润年、庾健坤为首的钟落潭涉黑组织常年横行于村里乡间,只要谁“得罪”了他们,马上就会遭到报复。

  2006年7月29日晚,庾润年到钟落潭镇荔江酒店参加生日宴会。当天晚上,孔德志、冯裕聪等人决定铲掉影响其赌场生意的马洞村赌场,于是纠集了十几人带着猎枪、刀、铁管等前去砸赌场。同时,庾润年在荔江酒店与他人发生矛盾,于是打电话让孔德志带人到荔江酒店殴打对方。随后,孔德志带领上述准备砸赌场的人赶到荔江酒店。

  其间,同在酒店红棉房内的商永乐因劝阻孔德志等人而与其发生推搡,孔德志遂持猎枪枪击商永乐腿部致其倒地,又指使同伙劈砍其头部、四肢等。之后孔德志等人护送庾润年离开,商永乐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2001年6月,庾润年、庾健坤得知团伙组织形成初期的骨干朱健康获得钟落潭镇一个沙场的股份后,遂向朱健康暴力索要该沙场7%的股份。

  2007年5月30日晚,因怀疑自己的办公场所财物及汽车被毁损是朱健康指使其马仔所为,庾润年、庾健坤、庾润深等人密谋要报复朱健康。次日,庾健坤指使几人带着猎枪、刀、铁水管等,到钟落潭镇“广州市杰彤有限公司”门口,逼停朱健康的车,持刀和铁管殴打朱健康,并击打其车。朱健康被殴打至轻微伤。

  2007年6月5日,庾润年等人又谋报复朱健康的马仔曾令全。几人携带两支猎枪,到怀疑是曾令全参股经营的无牌游戏机室、网吧等,用凳子砸游戏机、电脑等物品,分别造成损失1724元、2537元。

  由于涉案人员众多,昨日的庭审首先对“黑老大”庾润年进行了法庭调查。面对公诉人的质问,庾润年屡屡狡辩,并当庭翻供:“我没有参与,也没有密谋,就只在十年前开过赌场,其余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对于开枪射击曾令全等人的指控,公诉人问:“枪是你买的吗?”庾润年称,“我从来没有买过枪”。对于弟弟庾健坤是否放过枪,他也称“不知道”。

  更令人不解的是,对于是否有请人来为自己的赌场看场,庾润年辩称,“看场的人都是我弟弟(庾健坤)叫来的,我不知道。”并称如果有人来捣乱,都是他弟弟(庾健坤)来安排的,“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公诉人当庭指出,庾润年的供诉与在被捕时的口供不符,庾润年称,在公安机关的供诉都是“糊里糊涂签的,具体内容都不记得了”。

  面对收取保护费的指控,庾润年称,“我一年做房地产能赚几百万,怎么可能会在乎那一点?而且我也没有什么手下和马仔,工仔倒是有几十个人。”

  昨日,第二个接受法庭调查的庾健坤,公诉人认为其有自首情节,但当公诉人问他是否承认控罪时,他竟作出了和其大哥庾润年几乎一样的供诉,称“很多(控罪)我没有参与,也和我没有关系”。庾健坤当庭否认了几乎所有的控罪,只认为故意伤害罪自己有参与。

  对于2001年6月向朱健康敲诈勒索股份一事,庾健坤的回答显得有些矛盾:“我有参与,但跟我无关,因为我没有股份。”